磨头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磨头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煤变油商机引发煤炭豪门争斗流量

发布时间:2019-11-20 17:58:02 阅读: 来源:磨头厂家

煤变油商机引发煤炭豪门争斗

神华将投资600亿在内蒙古建煤炭液化厂;神华将垄断国内煤炭液化市场,与中石油、中石化在石油市场鼎足而三。

此语一出,立即引起了国内最大煤炭生产基地山西省有关代表不满,抱怨神华“太冲”:工程尚未建成,山西不会退出,现在说垄断为时太早。

一年多来,双方的暗斗终于按捺不住变成了明争。

山西省煤炭工业局办公室副主任王崇林说,石油短缺已经危及到中国能源安全,“煤变油”能为中国提供一种解决方案,也能为一直苦于“煤电之争”的煤炭业提供一个出口。

600亿计划

中科院山西煤化所煤转化重点实验室总工程师曹立仁表示,估计2004年中国石油需求将在4.7亿吨左右,但我国只能生产2.7亿吨左右。而按国际惯例,进口超过国内需求一半,就意味着这个国家面临着能源危机或存在能源战略风险。在此情况下,我国开始考虑“煤变油”技术,但该技术初期投资相当大,每产1万吨合成油需投入1亿元,是石油企业成本的10倍。而且如果合成油总量达不到8000亿—1万亿吨,就还说不上对国家能源整体上有多大影响。

这一投资门槛拦住了大多数人,除了神华集团。   神华集团组建于1995年,注册资金25.8亿元,总资产超过900亿元,在国内500家大型企业中位居前十位。2003年神华集团煤炭产量达1.0197亿吨,为我国首个煤炭年产销量均过亿吨的企业,跨入世界最大煤炭企业前5位的行列。

神华集团业务涉及到能源上下游几乎所有环节,了解“煤变油”可能带来的革命性变化,故在争抢立项中动作最快。

曹立仁说,煤变油实现途径有直接液化与间接液化两种。直接液化是指在高温高压条件下,加氢使煤中有机化学结构直接转化为液体燃料,再提质加工为汽油、柴油和航空燃料;间接液化是将煤汽化制成合成气,合成气再催化合成汽柴油。

经此一变,煤炭渗入高科技含量,卖出石油价格,“这将是中国历史上真正的煤炭化工”。   早在上世纪50年代,中国科学院即成立山西煤化所,该所主要研究方向之一就是煤炭液化项目。国家还专门成立了煤代油基金支持这一技术成果转化,1998年1月,国务院批准煤代油基金划归神华集团。此后,神华集团提交报告认为“无论从神华煤的适用性还是项目的经济性考虑,在现阶段条件下,直接液化技术具有较大的优势”。

2002年9月,国家计委批准神华煤直接液化项目可行性研究报告。

神华集团带着国家的投资,却出乎意料地投向了内蒙古鄂尔多斯的伊金霍洛旗。这一项目总投资600亿元,到2008年一期工程全部建成,产量500万吨,二期工程之后的总产量是1000万吨。

鉴于中科院山西煤化所研究方向转向间接液化,神华集团选择了用美国技术,请世界500强之一、著名能源巨头ABB承建并管理。据神华集团有关人士透露,意向协议已经于2002年12月12日签订,项目预计在2005年下半年启动。

神华集团有关人士解释,内蒙古新探明煤炭储量1244亿吨,2003年产量1.5亿吨,紧追山西居国内第二,伊金霍洛旗所在的鄂尔多斯市原煤产量达到8103万吨,超过山西大同2000万吨,成为中国第一产煤大市。而且,山西煤化所研究员王洋认为,直接液化对煤种要求较高,鄂尔多斯是新开采区域,煤质较山西更好。

山西的“龟兔策略”

这让中国煤炭业重镇山西感到了失落。

即使除开投资的诱惑,山西也急于提升煤炭业附加价值,也愿意为自己的煤炭资源寻找一个“煤变油”的出口。

在神华集团投资内蒙古之后,山西决定重新出发,依靠山西煤化所,寻找更低成本、更成熟的煤变油之路。

早在1980年代,山西煤化所就开始进行煤间接液化关键技术攻关。据曹立仁透露,1997年他们找到了更便宜的催化剂,可使吨油成本控制在2000元左右,与炼油产品成本相近,甚至略低。

不久前,煤化所和山西省政府签署了“发展山西煤间接液化合成油产业的框架协议”。根据这个协议,在今后5-10年内,山西省将依托自己的煤炭资源优势,借助产业化部门的加盟,通过国家投资和社会融资方式,在朔州和大同几个大煤田之间建成一个以百万吨煤基合成油为核心的、多联产特大型企业集团。

同时,山西省政府拔给山西煤化所“煤变油”研究经费1000万元;还让刚刚组建的山西焦化集团出资,与煤转化国家重点实验室共建“煤转化高技术联合实验室”,首开国家重点实验室与地方企业合作之先河。

2001年,在山西全力支持下,山西煤化所在太原小店区建成年产1000吨的中试基地,两年来累计运行2000小时,积累了大量的工程经验。曹立仁说,他们今年准备更长时间试验运行,为未来大规模商业化打下更牢固的基础。

但是,中试成功以后商业化需要庞大的资金投入。“山西省政府肯定没有能力拿那么多钱出来,”山西省煤炭销售办公室一位工作人员说,“省里正在组建几大集团控制70%以上煤炭资源,大同煤业、潞安环能、晋城蓝焰3个股份公司有望从今年起陆续上市融资;我们也欢迎敢于承担风险的社会资金进入。但主要还得跑国家那块,这种大项目只有国家政策大力支持才干得成。”

意外之变

但就在这时,神华集团突然停下了内蒙古项目,在上海组建了自己的研究中心,检讨煤转化生产线。

据神华集团知情人士透露,现在其引进美国技术仍然只是意向,没有签最终的协议,因为直接液化技术还没有成熟,它对转化环境要求太高,神华准备引进的那套美国设备也只是中试装置,在陕西试验之后现在已经放弃。

而曹立仁说,间接液化在国际上是成熟的技术,没有特别的温度要求,南非年产500万吨油、200万吨化学品的装置一直在商业化运行过程中。

2003年12月10日,神华集团董事长陈必亭率8名工程师组成的考察组来到山西煤化所。他们的主要目的是来“考察山西煤化所技术,希望山西煤化所能与神华集团进行长期而稳定的合作”,以解决现在内蒙古项目的疑难问题。

此后,内蒙古自治区副主席赵双连率区秘书长、鄂尔多斯市市长等一行19人到山西煤化所,“考察煤基合成油技术并参观了合成油中试平台”,还深入探讨了双方合作开发煤基合成油技术的可行性。

据知情人士透露,神华集团高层对采取直接液化模式产生了一定动摇,认为如果山西煤化所技术成熟的话,也可以改用山西煤化所的方法。

这两次具体会谈的内容,双方均不愿详细透露。曹立仁笑着说:“我们搞研究的,只要学有所用都愿意合作。”

曹还说,山西省委省政府应该抓住国家能源战略调整的契机,利用自己的资源优势,争取国家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