磨头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磨头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苹果市值迫近5000亿美元面临大数法则考验

发布时间:2020-02-10 15:41:44 阅读: 来源:磨头厂家

以下为文章全文:

导读:目前,苹果的市值已经迫近5000亿美元,而该公司和其股票是否会在所谓大数法则的作用下逐渐趋于平庸甚至反面呢?撰稿人斯图尔特(JAMES B. STEWART)采访了若干专家,对此进行了深度分析。

以下即斯图尔特的评论文章全文:

现在要找一个合适的,足够好的词来形容苹果,确实是非常困难,但是,或许最简单的形容才最到位,这就是:最大的。

以市值计算,苹果现在是世界上最大的上市公司。上周,大涨之下,苹果股价再创纪录,市值接近5000亿美元,也使得他们进一步巩固了自己相对于原榜首埃克森美孚的优势。标准普尔公司资深指数分析师希佛布拉特(Howard Silverblatt)指出,1926年以来,获得过这一荣誉的公司总计也只有十一家。

希佛布拉特介绍道,苹果第一季度的盈利超过了130亿美元,在标普500指数成份股的总盈利当中占据了6%有余的份额。在截至12月31日的季度当中,他们达成的业绩是售出3704万部iPhone,1543万部iPad,营收463亿3000万美元,较之去年同期增长73%,而盈利则翻了一番还不止,真是令人目眩的表现。或许,比较一下更加直观,比如上周,同为科技巨头的惠普宣布盈利下滑了44%,而戴尔则下滑了18%。

苹果的股价从去年6月低点至今上涨了68%,而得到好处的,远不仅只有苹果的股东。苹果目前在标准普尔500指数和纳斯达克100指数当中都是顶梁柱,因此,那些通过指数基金或者共同基金投资了这些指数的投资者,自然也是水涨船高。据估计,这些投资者占据了美国总人口的一半左右。上周,纳斯达克综合指数达到了2000年以来的最高点,而标准普尔500指数则创下了金融危机以来的纪录。

问题也由此产生:苹果现在是如此庞大,他们已经站在了大数法则的面前。

所谓大数法则,是由瑞士数学家伯努利(Jacob Bernoulli)最初证明的,这一法则指出:只要样本的数量达到一定的规模,变量总是会趋近平均水平。对于那些大公司而言,这就意味着伴随公司的规模变得愈来愈大,盈利增长和股价上涨的速度都将逐渐减缓下来。

如果苹果的股价在未来十年还能够以每年20%的速度上涨——这已经大大低于目前的速度了——那么,到了2022年,苹果的市值就将超过3万亿美元,要知道,这已经超过了法国或者巴西2011年的国内生产总值。

换个角度,如果苹果要保证营收以20%的速度增长,他们就必须在未来四个季度当中拿出额外的90亿美元销售额来,而一个目前销售额10亿美元的公司,则只要再多卖2亿美元就可以了。

Evercore Partners负责苹果的分析师席亚拉(Robert Cihra)不久前对我说,苹果遭遇大数法则的问题已经“是一个多年的担心了”。他表示,“过去一两年当中,他们的营收增长实际上是提速了。我想,他们要持续做到这一点恐怕很难。你可以设想,在足够远的将来,苹果想要维持成长,就不得不让地球上的每个男人,女人,孩子,动物,甚至每块石头都买一部iPhone。”

或许,大数法则可以解释苹果股价目前的一些问题,比如说,尽管目前股价是如此之高,但是以某些指标看来,却仍然有低估的嫌疑。基于今年的盈利预期,目前苹果股价的市盈率还不到11,还低于大盘的13。实际上,现在所谓价值型投资者也在购买苹果的股票,而在正常情况下,后者选择的一般都是那些乏味的,低增长的,被认为是被低估的公司。

“某个角度说来,苹果股票的估值目前是难以理解地低。”席亚拉评论道,“如果它不是如此庞大的化,市盈率原本应该高得多才对。在2011年度当中,他们的盈利增长了大约一倍,但是市盈率却不到11。这就意味着股价实际上低于市场平均水准,尽管他们的成长速度远远超过平均水准。市盈率之所以受到打压,原因非常简单那,就是因为投资者在问:它还有什么办法能够继续成长?”

投资者这样想不是没有理由的。在苹果之前,其他的曾经达到顶部的公司似乎都被伯努利的定律击倒了。比如2000年3月,在科技泡沫的顶点,思科系统以5570亿美元的市值——甚至还超过今天的苹果——坐上了第一的宝座,可是现在,思科的市值只有大约1000亿美元,这就意味着股价那时至今的跌幅接近80%。当然,和苹果不同,思科的市值和高达120的市盈率应该说是当时投资者头脑过热的产物,而非基于真实业绩的。可是,其他曾经的第一们也都逐渐褪去了光环,只是没有思科的变化那么剧烈而已。

比如刚刚被苹果赶下了榜首的埃克森美孚,他们是2006年,即埃克森和美孚合并七年之后得到这一位置的。那年的年底,埃克森美孚的市值为4470亿美元,而现在他们较之当初少了350亿美元。直至2005年,通用电气也曾经把持榜首几年,他们2005年的市值为3700亿美元,而现在只有2050亿美元。还有2002年的榜首微软,那时的市值是2760亿美元,而今天是2620亿美元。

近些年来的这些前榜首们,唯一一个到今天还能够有所斩获的是IBM。他们的市值1990年为650亿美元,排名第一,而现在是2290亿美元。在这二十二年当中,计入股息,该股的整体回报率为年平均11.2%,这已经相当不错了,但是对于苹果的投资者们,这恐怕远远不能满足他们的胃口。顺便说一下,同期之内,标准普尔500指数基金的年平均回报率为8.7%。

苹果是否能够逃过那些前辈们的命运呢?

苹果从来没有成为过个人电脑领域的统治性力量,他们跃上标普500指数的顶部,是因为他们将传统的手机转变成了多功能的智能手机,可以说是本世纪迄今为止最重要的科技进步。在不久前过世的创始人乔布斯(Steve Jobs).之下,他们以卓越的技术,漂亮的设计和精明的营销一路击败了诺基亚、摩托罗拉和Research in Motion等竞争对手。“所有人都需要它。”席亚拉评论智能手机说,“这是我们一生中所遇到的最重大的技术变革。”

尽管苹果的规模已经如此庞大,华尔街的分析师们却依然是压倒性地一致看好该公司的前景。总计有五十七位分析师追踪这家公司,而其中五十二位给出的股票评级都是买进或者强力买进。只有一个人的评级是卖出,这就是多伦多ACI Research的创始人和首席执行官扎比茨基(Edward Zabitsky),他是一位电信行业专家,唱衰苹果已经颇有几年了。

“在我作为一个分析师的生涯当中,因为我对苹果的判断所得到的关注,是我在其他地方从来没有体会过的。”扎比茨基对我说,“从放射线学者到车辆修理工,来自北美各处的各种人都写来邮件,说我是个白痴。我们是一个研究机构,并没有试图从苹果得到什么业务。如果我们真的想,我觉得我们应该已经得到了。”

“苹果建立了一个巨大的生态系统,而当中只有他们一个玩家。”扎比茨基虽然也承认这一点,但是他觉得在计算逐渐向云转移的进程中,苹果的优势会被竞争持续削弱,“问题并不是这是否会发生,而是如何发生和何时发生。对这一点理解最深刻的是微软。他们正将赌注押在网络应用程序上。他们将在每一个产品领域同苹果展开竞争。微软足够大,也有足够的动机来推动这一切的发生。”

可是,扎比茨基的声音依然是那么孤独。

“苹果只所以还能够保持那么惊人的速度,哪怕他们的营收超过1000亿美元也不会慢下来,是因为他们将目标对准了世界上最大的市场。”席亚拉表示,他给苹果的评级是买进,而且预计该公司2012年度的营收将达到1650亿美元,“最简单的事实是,在个人电脑加上手机的巨大市场上,他们掌握的份额还只是一小部分。”

IDC提供的数据显示,2011年,全球手机用户人数接近60亿,而苹果在手持市场上的份额却只有5.6%。“数学上看,苹果至少未来几年当中没有理由不获得更高的成长速度。”席亚拉认为,“归根结底,说他们的市值已经见顶,我们还是找不到站得住脚的理由。”

苹果的粉丝们还在热切等待着大事件的发生。推出语音指示电视,就像曾经颠覆音乐和手机行业那样颠覆电视行业?或许吧,或许席亚拉的判断是正确的,苹果投资者高枕无忧的日子应该还可以过上几年。

可是,历史早就告诉我们,过度的狂热总是不祥之兆。在思科走到峰值的时候,追踪该股的分析师们所给出的评级全都是买进和强力买进。“思科将持续表现优秀,来证明他们确实和所有其他人都完全不同。”Epoch Partners分析师斯波尔丁(Seth Spalding)在2000年11月以这样的笔调加入了赞美思科的大合唱。

马绍尔公司设立

深圳注册公司范围

海关备案登记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