磨头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磨头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阿P当书记之一躲债[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13 15:00:04 阅读: 来源:磨头厂家

转眼间阿P在龙山镇这个偏僻的小乡镇当书记已经整整三年可在阿P心里他感觉自己简直不是在地球上生活而是活在了金星——地球的一天时间是23.9小时而金星的一天时间可是地球的247天哪在许多人眼里阿P这个角色就是土皇帝一个八面威风可阿P始终觉得自己活得就象是一个叫花子只因龙山这地方穷啊甭提想搞什么建设发展地方事业就连镇干部的工资都只能发个八成而且还经常拖欠。这三年来阿P就整天为解决干部们的温饱问题跑上跑下身心交瘁。而最要命的前任欠了一屁股的债务却风光走人害得接棒的阿P呢每年过年过节都得找地方躲着轻易不敢露面生怕被债主们揪住缠得难以脱身着实象个杨白劳你说这样的日子还不是度日如年

又是一年中秋节。

阿P为了筹措干部们的工资已经有十多天没有到办公室坐过了。他看着镇会计送来的财务报表长长地吁了一口气心想下个月又不知该到哪个机关单位化缘了。现在的那些县领导还有大大小小科局单位的头头们见着自已大多都象躲瘟神一样躲开。即便如此为了镇政府这百十号人的生计自己也不得不猫捉老鼠似的到处寻找他们守候他们请求他们施舍施舍也难怪别人都管自己叫叫花子书记这样的日子过得真够窝曩。这时镇人大主席张德海走了进来想向他汇报些工作可还未开口门外便传来办公室主任李经民的声音“全老板阿P书记他真的还在县里开会不在办公室”

“不好难缠鬼又来了”阿P想躲避可已经来不及了。

“阿P书记今年中秋节咱们全家可是连月饼是方的还是圆的也不知道今天好不容易才见着你多少也得施舍点钱给我好让我到商场捡些待处理的月饼回去让我一家大小解吧。”“全老板”闯进门便大声的嚷嚷说。

“全老板才个把月时间不见怎的一见面就跟我扮穷样你莫不是在唱反戏笑我镇政府穷得快要集体去卖身了吧”阿P笑着站了起来伸手跟“全老板”握手说。

“阿P书记在说正事之前我有个小小的建议不知可提否”“全老板”也懒得跟阿P握手一屁股坐下说。

“全老板有话尽管说我阿P愿洗耳恭听。”

“我发觉小李主任在说谎话方面已经有了一定的水平当然对比起阿P书记你来还是存在很大距离的但也已经具备了当领导必须会说谎话这一基本素质和条件应该给于提拔重用。”

“全老板”指着惺惺离去的李经民似笑非笑地说。

“哦依全老板这么说那咱们全中国上至中央领导下到咱们这些卵蛋大的芝麻官都是整天只会说谎话蒙人的大骗子”

“这我可不知道我只知道阿P书记你起码就是这么个人要不然经常跟我玩藏身术”“全老板”说。

阿P瞧他这桇势知道今天是很难脱身了这也难怪自己到县里找领导要钱也还不是经常摆这架势不同之处是自己向别人讨钱而这个全老板全少国找自己讨债而已。

“全老板你搭车搭了这么久辛苦了要不先到接待室喝杯茶休息休息等会咱们开完班子会后阿P书记再找你好好聊聊”张德海递给全少国一支烟说。

“是啊全老板你今天算是来巧了等会咱们召开班子会要讨论的就是如何解决野猪坳电站烂尾子工程问题你就先到招待室坐坐吧。”阿P也说。

“阿P书记‘你今天来得巧咱们正要开会研究如何解决野猪坳电站烂尾子工程问题’这句话如果我要是每回都用纸记录下来的话起码足有一尺厚要不然我怎么知道想当领导就得先学会说谎话这理儿”全少国不紧不慢地说。

“全老板咱今回说的确实是真话信不信由你。反正往后我也不会经常到这里来了跟你谈什么也没所谓。”阿P说罢长长地叹了一口气说。

“什么阿P书记终于在龙山修炼成精要高就了”

“什么高就低就”阿P苦笑说“咱们龙山镇政府包括你全老板的那几百万元在内总共向外欠了七百多万元的债务。七百多万啊全老板你也知道的咱们现在可是连干部的工资也无法正常发放你叫咱拿什么还这些债有时我这样想要是自己是众人迷女星就好了为了大伙的生计牺牲点自己的色相也无所谓陪那些大亨们睡个十天半月的弄个上千万回来哪还消人家全老板经常到这里来喝茶追债唉可惜自己只是鸟书记一个就算去卖身也没人要。但又实在想不出什么法子还这些债只好……”

“只好把镇政府卖掉”全少国轻轻的笑说笑得有些轻蔑。

“喝全老板真个聪明人一下子就给你说中了你可不是在我的身边安排了线眼吧不错我已经有向法院申请破产的打算等会咱们领导班子开会就是研究这个问题。所以我说你今天来得是时候。全老板这镇政府里头除了人你看中什么东西就拿什么东西走不要客气当然我们也不会把你今天拿走的东西记在清偿帐上算是给你的政策倾斜否则日后这破镇政府真要只卖个几十万的你就更亏了。”

“阿P书记我相信我的脑袋还是属于比较正常的的那一类这些话你就拿到精神病院去说好了。哼破产你们镇政府就是欠债一个亿也破不了产真是天大的笑话。”

“为什么政府就不能破产杀人偿命欠债还钱千百年来就是这么个理儿咱们龙山镇政府欠你们这么多钱又还不了除了申请破产卖财产还债之外还能怎样难道你还能帮我想出个什么好法子”

“我可没有这么好的脑筋。我只知道龙山镇政府欠了我二百万元三年多了别说本钱就连利息也没还上。别在忽悠我了阿P书记。”

“那你今天想要我先还上多少”

“起码也得这个数。”全少国伸出五个手指。

“五百”阿P当然知晓全少国的要求远不止这个数。

“阿P书记可真会开玩笑故意把五十万说成五百好吓我一跳看笑话。”

“五十万全老板这是咱们镇政府的财务报表就这个月的请你瞧瞧。”

“这个我不感兴趣我只想要张五十万元的支票。”全少国瞄也不瞄一眼阿P递过的财务报表。

“全老板我插上几句虽说这二百万是前任给欠下的但咱们这届镇党委政府为还这笔钱还是…..”

“整天东躲西藏的我没接错你下边的话吧张主席。我记得当时罗汉彬来游说求我到你们这里合伙投资建水电站时你跟他跑得最勤了。可今非昔比了当时我是爷而现在你是我的爷了。”张德海想插几句话被全少国这一下抢白变得哑口无言。

双方一时无话。

“喂你这个叫花子书记的办公室还不错嘛。”这个时候闯进来一个粗野高大的汉子嘴巴大大咧咧的说。

“哎哟我说乌助理你怎的这时候才来”阿P“嗖“的一声站了起来显得非常心急的样子。

“你怎的知道我要来这里”“乌助理”听了丘正清这话感到有点莫名其妙的。

“我怎的不知道你父亲乌院长今天一大早的就打来电话让你全权代表县法院执行查封咱们龙山镇政府的所有财物。怎么就你一个人来”阿P边说向“乌助理”挤着眼角希望他能明白自己是想跟他一同唱台戏好摆脱支开坐在办公室里不肯走的债爷。

这人正是县人民法院院长乌有金的儿子乌成才他虽说是在县法院上班可很少到单位去整天有事没事的开着车到处跑是名符其实的“白领干部。”

“查封镇政府”乌成才听了这话更加糊涂了不过他随即又说“封掉也好免得这镇政府上百十号人继续跟着你阿P过着叫花子都不如的穷日子也不知啥时候才能翻身。”说罢一屁股的坐在阿P的办公椅上。

“听见没有听见没有全老板我这回说的可是句句是真你今天还是先回去吧等法院把咱们的全部家产都清算好后你才来吧。要不你今天先把我这张办公桌拿去咱龙山镇政府除了脚底下的这幢老掉牙办公大楼最值钱的东西就属它了。你当年不遗余力的大力支持龙山镇政府办实业可实业没搞成却成了龙山镇政府最大的债主咱们无论如何也要让你在清算镇政府财产中抢得先机尽量减小你的损失。还是那句话这张办公桌不纳入在被清算的财产范围之内算是作为一点精神补偿费送给你的。乌助理我想你也应该会为我提前处理财产的做法通融通融一下吧”

乌成才知道阿P今天又被债主缠住了想在他身上找文章施脱身之计他觉得这事好玩索性就顺着他的道儿走一遭吧。

“这个好商量说白了这又不是我家的东西你是这里的老板怎样处理这里的东西你说了算即便你能把你中意的女干部弄回家里去也算是你的本事哈哈哈……”

“乌助理真会说笑我头上要不是戴着顶书记的破帽子咱就是去勾引那些八十岁的老妪别人也末必肯搭理一句话谁叫你穷啊。这样你先坐在这里喝喝茶休息一下我要召开班子会再研究研究一下申请破产的事儿。”阿P说罢便想出去可全少国却把一只脚顶在门框上双手轻轻的拍了几下说“太好了太好了。阿P书记你跟这位朋友的演技跟好莱坞的演员们比起来一点也不逊色要是你改行拍电影我就是把内裤给档了也要为你捧场。”

“谁他妈的在演戏老子今天就是来查封这镇政府的你若不信打个电话到法院问问我乌成才是谁是不是个街边的昌牌货你最好还是客气点别在这里死缠烂打的妨碍公务否则你连这张办公桌的便宜也占不到”乌成才的蛮劲一下子出来了。

全少国看着眼前这个粗壮如李逵的大汉一副凶神恶煞的模样心里头不由得一阵发怵顶在门框上的脚也倏地变得软酸无力自然而然的放了下来阿P赶紧一溜烟的跑了。

“小乌今天可多亏你了要不然我不知道啥时候才能脱身得了。”中午时分阿P找了个偏僻的小地方请乌成才吃饭张德海做陪。阿P向乌成才端起酒杯首先表示感谢。

“阿P书记在我看来你当这个鸟书记跟咱们县城公园的厕所所长也无法比啊。”乌成才边饮边笑说。

“那自然是最起码的一条人家可是稳坐板凳来收钱而且他只有向别人要钱的权利没有人跟他要债的份。县里的何书记要是让我任那个位就是半夜三更我也要卷被席去报到。”阿P半咪着眼自饮了一口说。

“你这是在说可以坐在女厕所里边收费的时候吧那又怎么能轮得上你呢即算人家何老板不身兼此职其他的县委常委们谁能心甘情愿放过这个位子”

乌成才的话惹得三人一阵大笑。

“唉今天虽说算是脱了身可是明天后天往后呢”阿P一声长叹连连自饮了几杯苦闷地说。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