磨头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磨头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农民工期待城市无差别待遇-【新闻】黄瑞香

发布时间:2021-04-20 13:31:17 阅读: 来源:磨头厂家

农民工:期待城市无差别待遇

一组沉重的数字牵动着全国人大代表和全国政协委员的心:受国际金融危机影响,全国1.3亿外出务工农民工中,有2000万失岗返乡;

“贡献在城市,保障靠农村;年青在城市,养老回农村”成为农民工城乡“候鸟”生活的真实写照;

“有岗位只是农民工,有住房才变成新市民。”全国人大代表、南岸区区长刘宝亚说,“把农民工纳入城市住房保障体系,是经济社会发展到一定程度的必然选择。”

新华网3月4日报道 来京参加全国两会的代表委员带来了大量关于完善农民工社会保障的议案、建议和提案。重庆綦江县委书记王越代表说:“对于农民工而言,更加发现如此熟悉的城市并不属于自己:不能享受城市最低生活保障、医疗保险和公共福利,不能申请经济适用房和廉租房……”

为啥要返乡?“住不起”城市

户籍、社会保障、子女入学、医疗等这些市民才能享有的待遇,阻拦着农民工融入城市,与城镇居民相比,农民工面临三个“权益不平等”

“农民工为啥失业就要返乡?最根本的原因是‘住不起’城市。以前他们靠自己不高的收入购买着教育、医疗、社会保险等城市公共服务,可一旦失去工作,他们买不起这些城镇居民才能享有的基本公共服务。”全国人大代表、深圳市全顺人力资源开发有限公司总经理张全收告诉记者。

张全收曾将上万名农民工送到沿海打工,被农民称为“贴心大哥”。他说:“我计算过,有的企业同样的工种,就因为正式工、农民工身份不同,从申请经济适用房、子女上学、医疗保险,到最低生活保障,差异十分大。不少农民工在外谋生,往往是带着配偶、孩子,需要的不仅仅是一个工作、一份工资,还需要融入城市生活,与城市共发展。”

“贡献在城市,保障靠农村;年青在城市,养老回农村”成为农民工城乡“候鸟”生活的真实写照。十一届全国人大二次会议前夕,全国人大代表、湖北省监利县交通村农民朱建华回乡调研,这个村800个劳动力中,有500多人外出务工,春节前后有80多人失业返乡。朱建华掰起指头计算着:“改革开放以来,我们村前后三代农民工上千人,可真正在城市买了房子转了户口,变成城里人的只有两户。农民工把自己的青春和汗水献给了城市的发展,年迈、失业、生病时只能哪里来回到哪里去。”

今年一开春,重庆一些县涌回了上千名随家人返乡的农民工子女,原本只能坐50多人的课堂要挤80多人,甚至课桌紧紧贴着讲台,由于各地的教材版本不同,只好发动市民捐书本。重庆石柱土家族自治县县委书记盛娅农代表说:“城里没有给他们准备一个课桌,而农村也很难提供公共教育服务。”

代表委员们从各地带来的诸多事例说明,户籍、社会保障、子女入学、医疗等这些市民才能享有的待遇,阻拦着农民工融入城市。在北京,农民工子女有近20万不被认可为北京的小学生,在办理公交卡时不能享受学生优惠;上海义务教育阶段现有农民工子女学生38万余人,其中39%要在城乡接合部、郊区的民办“农民工子弟学校”读书;重庆一些区县农民工甚至连购买商品房都无法申请贷款……

湖北省统计局副局长叶青代表说,相关调查显示,与城镇居民相比,农民工面临三个“权益不平等”。首先是社会保障不平等。基本社会保障水平只有城镇居民的25.1%。其次是基本医疗和教育等公共服务不平等,农民工子女在流入地读书每学年学费、借读费、赞助费等平均支出约占这些家庭总收入的30%。第三是劳动权益不平等,缺乏平等就业机制、缺乏利益诉求表达机制。

为啥举措难落实?“二元体制”之痛

“最根本的原因是制度上的‘城乡分割思维’”,城乡分割的深层次原因是农民工社会保障和公共服务在城市缺乏制度安排和财力支持

近年来,国家和一些地方针对农民工在城市平等就业、社会保险、子女入学等方面的问题,出台了一系列举措,但为什么难以落到实处?全国人大代表、广东省佛山市三水区新明珠陶瓷集团公司的农民工胡小燕代表直言:“最根本的原因是制度上的‘城乡分割思维’,比如农民工社会保险,因为社保资金区域分割、城乡分割的管理体制,使跨省流动性强的农民工无法实现社保接续。”

胡小燕代表说:“社保不能跨省接续,不少农民工返乡前只能先退保,今后在外地找到了新工作,还要重新交纳社保个人支付的部分,而以前在打工地企业多年积蓄下的社会统筹保费都不算数了。”

不久前公开征求意见的社会保险法草案提出,基本养老保险逐步实现全国统筹等规定,这为解决农民工社保问题带来新的希望。

说起农民工看病难问题,全国人大代表、石家庄制药集团公司董事长蔡东晨说:“表面上,部分农民工既参加了新型农村合作医疗,也参加了城市大病统筹保险,好像是‘双保险’,可是这和农民工的实际需求差距很大。比如,农民工在城市里遇到了感冒之类的小病,需要用的是新型农村合作医疗,看病即可报销,但是新农合规定只能在当地的乡镇医院看病才能报销,农民工不可能为小病千里迢迢回家看病;而得了大病,因为城里的大医院费用高昂,农民工希望在家乡的县级医院******,在乡村卫生院护理,这样费用低,但是大病统筹保险规定只能在城市里指定的医院看病。”

全国人大代表、重庆城建控股(集团)第一市政工程公司路面处农工班班长康厚明说起一些学校把“借读费”变为“捐资助学费”的事很气愤:“今年重庆市宣布,农民工子女在城里读书不再收借读费,许多工友十分高兴,奔走相告,他们带着孩子到市里申请读小学,学校说不再收借读费了,但是要收9000元的捐资助学费。”

城乡分割的深层次原因是农民工社会保障和公共服务在城市缺乏制度安排和财力支持。“在沿海一些城市,流动人口甚至超过了本地户籍人口,但是在公共政策中农民工难以享受市民待遇。”上海社科院院长王荣华代表说。

“户籍之门”正打开,已让人们感到了温暖

从世界各地的城市化进程看,城市化的重要功能是将农村人口转化为城市人口,然而农民工落户城市不可能一蹴而就,它必然是一个渐进的过程

就在前年,沿海一些地方还出现“民工荒”,但去年下半年以来就出现了“失业农民工返乡潮”,这一正一反间的巨大落差引起代表委员的热议。浙江工业大学经贸管理学院院长程惠芳代表说:“从长远看,农民工是一个区域发展的巨大财富,从科学发展、长远发展的眼光看,留下农民工是一个巨大的进步。因此,要通过长期努力让农民工融入城市,无差别地享受城镇居民所享受的养老保险、低保、医疗保险、子女教育等。”

农民工进城,享受和市民同等的待遇,考验着地方财政和城市公共服务的能力。在江苏无锡,公办学校接纳10万个农民工孩子,当地财政每年要投入4亿多元;昆山每增加一个户籍人口,城市基础设施、公共服务要多投入3万元。

可喜的是在一些财力较为雄厚的地方,农民工享受城市待遇已经成为可能。在上海,符合“两个稳定”(稳定就业和稳定住所)条件的农民工,可申领上海市居住证,持有上海市居住证的农民工,可享有社会保险、教育培训、计划生育、卫生防疫等相关待遇。江苏省去年规定,四类优秀农民工可以在城镇就业地落户,全省约有2万名农民工符合落户条件。无锡市市长毛小平代表说:“这说明‘户籍之门’正在向农民工打开,在省里出台这个意见之前,无锡市已有了农民工落户的相应政策。”

全国统筹城乡综合配套改革试验区重庆市发改委主任杨庆育代表说:“统筹城乡发展的最终目标是要使农村居民、进城务工人员及其家属与城市居民一样,享有各个方面平等的权利、均等化的公共服务和同质化的生活条件。形象地说,统筹城乡改革就是‘让农民变得和市民一样’。”

尽管城市户籍之门打开得还比较小,但已让人们感觉到了温暖。面对国际金融危机,代表委员们开始更多地从农民工对城市的作用角度来思考未来的发展。重庆市南岸区通过“农民工公寓”、低租房、低价房等方式,将连续在本地工作5年以上的农民工纳入城市住房保障体系。“有岗位只是农民工,有住房才变成新市民。”全国人大代表、南岸区区长刘宝亚说,“把农民工纳入城市住房保障体系,是经济社会发展到一定程度的必然选择。”

全国政协委员严琦认为,从世界各地的城市化进程看,城市化的重要功能是将农村人口转化为城市人口,然而农民工落户城市不可能一蹴而就,它必然是一个渐进的过程,“我们可以探索一些新的形式让农民工兄弟姐妹融入城市,享受‘同城待遇’。”

潢川在线

保险业

盐酸

有色金属冶炼

相关阅读